所在位置:首页>区县工作>市中区纪委>正文

【纪检人手记】 回老家

发布时间:2018/8/10 15:47:32  来源:乐山市中区纪委监委

去年清明,没有纷纷细雨,没有欲断魂的行人,只有一个匆匆的旅人。

我只身一人从四川回到阔别7年的江苏老家,来了一次只有3天的秘密旅行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想回来看看,看看我出生的老房子,看看老家的亲人

人们常说,往上数三代大多是农民我也不例外,父亲从农村走进城市,从小本生意做起,在大城市里扎了根,总算有了城市户口。爷爷奶奶和姑妈坚守在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忙忙碌碌顺应四时地活着。我记忆中的老家只有夏、冬两季,即寒、暑假平时那些跟随父母进城务工的孩子一样,在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里学习生活,成为城市贫民的一份子,为城市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渐渐地我变成了城里的乡下人,乡下的城里人,故乡二字变得模糊而遥远。

从盆地到平原,天色变得爽朗起来姑妈一家都来机场接我,如今条件好了,多数人家都有了小汽车,机场高速连通了乡村道路,通达家门口,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到了思念已久的老家

久别重逢,泪眼朦胧。

姑妈家的小洋楼打扫得一尘不染住了一晚,许是太久没回来,陌生感占了上风,早早便醒了。清晨五点左右,家里静悄悄的,姑父是泥瓦匠,在工地加夜班还没回来。两个表妹已嫁,虽不远却难得回家一趟,她们的屋子依然收拾得整整齐齐。我在屋前屋后走了走,约莫二十分钟后,姑妈骑着小电动车载着满满的鸡鸭鱼肉从集市回来了。

老家的前几天我就一直在电话里叨叨着想吃家乡菜,特别是红烧肉,姑妈便牢牢记在心里给我烧了早饭,姑妈就先赶着去田里摘最新鲜的蔬菜,回来后又迅速捡拾昨天换下的脏衣服去河里洗涮等她坐下来端起早饭时太阳才刚斜斜地升起。勤劳朴实是他们这代人的本质,生活中种种需要花钱的时刻和农田里微薄的收入,使得他们比别人快半步开启每一天的劳作。还好,在这块富庶的江南田地里,勤劳总能带来相应的收获。

爷爷奶奶生前居住的老房子在隔壁村,同时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渐行渐近,当初全村最先盖起的这座红砖房渐渐清晰,如今在林立的小楼中它已显得矮小又寒酸院子长满荒草,红砖破损剥落,那一株年年挂满果子的葡萄树已不见踪影。最让人心酸的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爷爷奶奶”再也不能应答。

 “吱呀”,我推开大门,些许灰尘迎上来,正屋墙上多年前的金粉对联黯淡无光,财神塑像还在摇摇欲坠的供桌上慈眉善目地笑着,快要散架的八仙桌端坐在屋中央,破损的屋顶漏着天光。我鼻头一酸,站在屋中央泪流不止。

多年前的某个午后涌上心头,我一个人从城里飞奔到家门口,一踏进院子便大喊:“爷爷!奶奶!”不等答应就一头扑进在厨房忙碌的奶奶怀里。冒着香气的大锅里是蒸着一圈南瓜和四五样菜式的喷香米饭,小煤炉上煨着得稀烂的红烧肉,奶奶摸着我的小脸说:“怎么又黑又瘦……”

彼时,天刚蒙蒙亮,二位老人家就踏着露水去打理小菜或是收油菜籽,我有时候醒得早便跟上,也只是远远抄着手望着,爷爷奶奶总是赶我回家,怕踩了稀泥滑一跤,怕野蚊子咬我一身包。太阳才放出几线光芒他们便满腿稀泥满身汗水地回来了,带一个香瓜或是西瓜,拿到河边洗一洗,浸在大水缸里,炎热的午后取出享用,那种甜蜜滋味是如今任何冰淇淋和饮料都无法比拟的。

记不清是哪一年冬天,恰逢百年一遇的暴雪,电视里滚动播放因暴雪而阻滞的春运画面。我得了重感冒,病得迷迷糊糊,窝在被子里看窗沿上一点点堆高的积雪,昏暗的天色像是世界末日。同样重感冒的奶奶端来一碗煤炉上煨得滚烫辛辣的红糖姜汤,我边嘬边吐舌头,呛出了几世的眼泪不几日,天渐渐放晴,重感冒也渐渐好起来。

转眼,爷爷奶奶都已不在,路边这座废弃的老屋仿佛失了魂,愈发显得突兀。

眼前,村还是那个村,屋还是那个屋,村里盖起多层小楼,柏油路通到家门口,公交车每五分钟从村口经过。

……

回到四川,打开行李箱,里面塞满了姑妈做好的菜,昨夜冻好的菜还没化冻,红烧肉被细心地按量分袋装好。短短三天旅行,走了很多路,做了很多事,流了很多泪,又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老家的味道和记忆就藏在这一包包冻好的菜里。我拿出临行前姑妈给我仔细洗净叠好的衣服准备放入衣柜。突然,一个折好的小包掉了出来,打开一看一叠浸着汗水的现金,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在外工作辛苦,多买些好吃的补补……

瞬间,泪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作者:许晨实习编辑:黄予禾编审:乐小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