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洁文化>清风文苑>正文

太阳照常升起

发布时间:2018/12/10 14:26:11  来源:井研县纪委监委

法官老高说了些什么,小林啥也没有听清,但他清醒地知道与惠儿的缘分己到了尽头。

“祝你幸福!”

小林瞅了惠儿一眼又迅捷地转向旁边的德强,眼光里满是幽怨。他暗暗地惊诧自己也变得虚伪起来,惠儿跟了德强能幸福到哪里去呢?这不正是自己经常告诫惠儿的吗!

从法庭出来,小林坚定地谢绝坐德强的奔驰车回镇上,也决定不住镇上的中心地税所,冥冥中有一种要回住征组的冲动。此时的他,脑袋像即刻就要爆炸一般,思维一片空白,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一把拉开领带,撕开衬衣扣子,让透着寒意的风灌向火热的胸膛。小林相信那样会让自己心头的狂涛平静许多。

“真他妈一场梦”。

平时谦谦君子的小林,难得地在心底骂出一句脏话,记忆的思绪也随着不由自主地转动起来……

生在同一个村子的小林、惠儿、德强,小学和中学都是同班同学。由于惠儿天性胆小,小林和德强自然就充当了照顾这个小妹妹的保护神

那真是美好的时光!

山花烂漫、春草依依。弯弯的山村小道上走来了三个小小少年,清瘦的小林、秀雅的惠儿、虎头虎脑的德强。他们天天相约一起上学,放学又一起回家,如影随形,哪里有他们其中的一个,哪里就一定会有其他两个

一转眼,三个伙伴已经是初三学生了。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落日的余辉正缓缓地往山下遁去,村支书的儿子德强忽然对惠儿萌动了爱意,豪情万丈地对她宣布:“以后我要娶你当老婆。”

当时,平时腼腆少语的小林就不干了,冲动着要以瘦小的身板同粗壮的德强动武。一脸羞红的惠儿几乎哭着对这一双“情敌”喊:“以后你们再乱说,我一辈子也不理你们了。”

毕竟年少,没过两天,三个小伙伴又和好如初了。

时光一天天过去,表面的平静掩饰不住三个小伙伴情感的升华。

小林从小学到初中,年年学习成绩班上第一,惠儿则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被大家公认为镇中的校花。德强长成了个五大三粗的个儿,常因打架闹事或学习成绩太差被班主任和校长请去个别谈话。

人大了一些,三个伙伴渐渐没有以前那样随便了,虽然还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只是闷头走路的时候多了,嘻戏打闹的时候少了。但惠儿不时怯怯地投向小林的秋波,让小林心中常常荡漾起阵阵涟漪……

初中毕业了,税务干部的儿子小林按照老爸的嘱咐如愿考取了省税务学校,对于品学兼优的小林来说,这其实只是牛刀小试。

惠儿和德强就惨了,双双落榜。这可忙坏了小林,他既要安慰哭红了眼的惠儿,又要看望闷声不响的德强。真恨不得帮两个小伙伴代考,让他们和自己一样享有继续升学的乐趣。

去省税务学校报名前,小林悄悄地将惠儿约到了村后小河边的林子里,当惠儿的眼波与小林深情对接的一刹那,他们彼此都感受到一股幸福的暖流袭遍全身。

于是,遥远的省城与偏僻的山村,一根红线把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拴在一起,鸿雁频繁地飞向省城又飞向山村。

当小林成为当地镇上税务干部的第二年,惠儿也成了他怀中的娇妻……

往事如烟,小林心中五味杂陈。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夜风阵阵吹来,远处高高低低地传来一声声猫头鹰凄厉的叫声。

小林抬手擦了一下发冷的脸,竟然满是冰冷的泪滴。

一年多以前,惠儿开始变了,先是热衷于追逐时髦,到后来居然和一些长舌妇混在一起论是说非。小林还常常在心里责备自己,认为是自己日夜忙于工作而忽略了妻子的感受。

正当小林准备多抽时间陪陪惠儿的时候,细心的他找到了惠儿变化的真实原因。

如今的德强已经不是前些年的德强,他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特别是拥有了镇上盐厂等一批企业后,年纪轻轻的他就成了大老板,成天奔驰出入,名牌西服穿在身上越发像模像样。这本身也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经济发展了对物质生活的追求本无可厚非。但他没想到的是,惠儿不知怎么心态就失去了平衡,干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嘴上挂着的话越来越难听,看自己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小林感到惠儿已经不愿同自己坚守那一方净土了。

想到这里小林对惠儿陡然升起一阵别样的寒意,当初的山盟海誓怎么就成了过眼云烟呢?

作为一名地税管理员,对德强的公司进行清算,依法将国家税款入库,这本是帮助德强避免掉入犯罪的泥坑。想不到德强的工作竟做到了惠儿那里,一番花言巧语外加小恩小惠就把她给蒙蔽了

在县地税局,老林和小林父子俩在全县全市地税系统都是响当当的。父亲已退休,小林仍像父亲那样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颇受领导和同志以及企业的好评,家庭生活也算平淡幸福。想不到一年多来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感情危机。小林是一个要强的人,不好将这类事情告诉领导和亲友。他把心中的痛苦悄悄地埋在心底,工作比以前更加卖力。

惠儿也不隐瞒,声称离婚后要嫁的人就是德强。

德强现在成了什么人,你惠儿难道不知道?仗着口袋里有几个钱,频频出入不三不四的场所,前段时间还因为嫖娼被治安处罚!他妻子一气之下与他分手了。

朴实的小林最终没能感动去意已决的惠儿

那次税款入库问题后,德强打起了小林的主意。他看上了小林的一手会计绝活,想把小林从地税所挖到他的公司当财务总监。

条件十分诱人:别墅一栋,年薪十万、红包另加。

那天,当德强满怀信心地把这个诱人话题说出口时,当即被小林毫不迟疑地回绝了。

回到家中聊起,想不到惠儿竟同德强一个腔调,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劝说小林辞去地税所的工作到德强的公司挣大钱享富贵,什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讲了几大筐。

对于惠儿那天的劝说,小林从心底升起一阵厌恶和可怜,他们夫妻的感情也随之跌入谷底。

远处传来几声犬吠,一片朦胧的灯光出现在前方,不知谁家音响飘出一阵如泣如诉的歌声:

你总是心太软

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相爱总是简单

相处太难

……

乡场到了,住征组就在前面。远远望去,办公室的窗户上竟然出现交替朦胧的灯光和人影……

小林内心一热,全身温暖起来,步子也加快了许多。

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工作和生活应当更加美好

小林的内心充满了自信! 

(作者:国家税务总局井研县税务局 朱旭东;编审:乐小嘉;原文载于《嘉廉话》刊物201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