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洁文化>清风文苑>正文

为何不送母亲去医院

发布时间:2018/9/18 17:45:19  来源:峨眉山市纪委监委

这是我难忘的一段往事。

一天,四川省峨眉县畜牧局余局长拦着正要骑自行车下乡的我,说“你把你母亲接来几天了,怎不见你送老人家去看病呢?”

“这几天不是很忙吗。”我答到。

“听说你母亲烫伤严重,要抓紧时间治疗!需要单位帮助吗?”余局长又说。

“我想自己给母亲治疗。”

“什么!自己治疗?若是感染了败血症很危险,你想想,风险很大呀?”

这是30多年前,余局长与我的一段对话。

百善孝为先。人生最懊悔的事,“子欲孝而亲不待”。母亲已逝世十六年了。当年我母亲患重病,怎么不送医院治疗?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毕业于四川省乐山地区农校,学的专业是畜牧兽医。毕业后我和几位同学留校工作。因医务室缺人手,学校认为“人医和兽医有些近似”,我被抽调到医务室工作有半年之久。我在医生的指导下,主要负责器械消毒、司药、打针等工作。没病人时就做消毒纱布、棉球、棉签等,然后打包端到学生食堂蒸汽消毒。在医务室,我学到了很多医学方面的知识,正当我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看人的医生之际,我调到了峨眉县畜牧局,继续从事兽医“老本行”。

30多年前一个冬天,母亲在老家眉山不小心烫伤了左下肢小腿部,有巴掌大的面积皮烂肉腐,不能下地走动。与父母生活的四哥每天用板车拉她到医院换药,天长日久,不见好转。俗话说,久病无孝子。四哥说,医生告知老年人抗感染、恢复机能差,此伤不会很快好的。打电话找我回老家商量,怎么办?

当时大家工作都挺忙,拖家带孩子,生活也窘迫,根本无能力雇佣临工照顾母亲。加上我家还有上幼儿园的孪生姊妹,岳母也来帮助带外孙女。虽说我家情况特殊,但不能见母亲病重不管吧。稍懂一点医学知识的我,毅然担当照顾治疗母亲的责任,我把父母接到了家里。

那时候我在峨眉县畜牧局工作,任畜牧站副站长。若是每天送母亲到医院换药,来回需几个小时,会影响工作。

当年,峨眉县畜牧业是改革开放后农民勤劳致富的首选项目,全县有上万户养殖专业重点户。县里参加了四川省畜牧局瘦肉型商品猪基地建设和建川杂交鸭推广等项目,县畜牧局每位专业技术人员要负责一个乡镇示范试验推广、培训咨询以及与专业户签定技术服务合同,几乎每天都会骑自行车下乡,指导农户畜禽疫病防治、科学饲养管理等。忙得不亦乐乎。

时常有一些饲养禽的专业户,因家里的畜禽病了,天刚亮就赶到畜牧局宿舍门前,呼唤着我的名字,请求帮忙想办法,整个单位都闹腾开来。面对乡亲们的请求,实在不忍心推辞。

思忖:病痛的母亲需要我,全县期盼致富的养殖专业户更需要我。我不能只顾小家,不管大家!要担当时代赋于的责任。为了不影响工作,我决定在家给母亲疗伤,工作尽孝两不误。我白天上班,一早一晚给母亲换药治疗。当时治疗医疗烫伤还没有很好的灵丹妙药。父母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

一开始,我打开包扎的创口:只见巴掌大的创口渗透着殷红的液体,一层白色的菌落覆盖在上面……当时医生采用的是传统的“呋喃西林”消毒纱布,看来细菌对此药已产生耐药性。

我根据掌握的医药知识,用冷盐开水冲洗创面后,大胆改用注射用链霉素粉撒在创口上,再覆盖消毒纱布。坚持每天换药一至二次,经过十多天的治疗,效果良好。创面变得干燥清洁,渗出液少了,创面上也没有菌落。创口周围长出了新的皮肤,母亲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而,好事多磨。母亲的伤口创面逐渐缩小到拇指般大时,治疗效果就不明显了,而且菌落又出现了。我又釆用老办法交替消毒仍不见好转,束手无策。看见母亲焦虑的表情,一股惆怅袭上心头:担心医治不好母亲,延误病情,若是感染恶化了,怎么对得起亲人呀!还会成为外人茶余饭后的笑料,一个学兽医的竟拿母亲作试验!

母亲眼里噙着泪花对我说:“你没送我到医院治疗不怨你,妈知道你是挤时间去扶贫济困,做得好,妈支持你。”

我只好熬更守夜去翻书寻求良方。大学进修学习的《医宗金鉴》卷六十二里的“红升丹”映入眼帘:“拔毒,提脓,生新。用于溃疡疮口不敛,肉芽暗滞,腐肉不净。”传统医药学给我治疗母亲烫伤带来一丝曙光,让我看到了希望。

很快,父亲买来了“红升丹”,果真拔毒去腐,生肌长肉,立竿见影,菌落消失,创口新长出的皮肤疤痊愈。从始至终,治疗耗时约两个多月。

母亲在家疗伤,让我有机会给她尽孝,并做到了忠孝两全。在大家的努力下,峨眉县参加四川省畜牧局推广的科研课题获省市一等奖;畜牧业也得到很好的发展,据《乐山市畜牧业生产四十年统计资料汇编》:峨眉县1988年牧业产值3244万元,生猪存栏21.59万头,鸡52.01万只,鸭8.56万只……增长明显。

在此期间,我也进步了,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科技论文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成了许多养殖专业户的挚友。

如今,为母亲疗伤的那段往事,成了抚慰我心灵的一剂良药。

(作者:峨眉山市政协 陈元昌;编审:乐小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