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工作动态>宣传教育预防>正文

“小嘉说纪”之十:神发现,“其他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具体情形

发布时间:2018/4/8 19:11:58  来源:乐山市纪委案件审理法规室

小嘉说纪10.jpg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发〔2015〕31号)第五十七条将对抗组织审查行为作为一个独立的违纪问题,不再只作为从重或者加重情节,并列举了包括串供、包庇、提供虚假情况以及阻止他人检举揭发等构成对抗组织审查的情形。由于对抗组织审查的表现方式比较繁杂,不可能一一列举,故该条款还设置了“其他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兜底条款。那么,“其他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具体情形有哪些呢?除了第五十七条列举的情形外,我个人理解,下列情况也可以视为对抗组织审查:

(一)本人或指使他人对办案人、检举控告人、证明人及上述人员的家属进行侮辱、诽谤、诬陷、威胁、围攻、殴打以及其他形式的打击报复;

(二)本人或指使他人与同案人或知情人串通情况,订立攻守同盟,对抗检查或进行反调查; 

(三)案件知情人拒不接受办案人员的调查,拒绝回答有关案件情况的询问或拒不出证;

(四)为被检查人通风报信,出谋划策对抗检查;

(五)为被检查人窝藏、转移赃款赃物,伪造、篡改、隐匿、销毁证据; 

(六)故意向被检查人泄露办案情况; 

(七)未经立案机关或案件调查组同意,擅自批准正在被立案检查的党员出境、出国、长期出差,或擅自决定对其进行调动、提拔、奖励; 

(八)对查处党员违纪案件,故意设置障碍、制造困难,或组织反调查;

(九)指使、支持被检查人及其家属无理取闹、制造事端;    

(十)擅自改变或拒不执行上级批准的对违纪党员的处理决定; 

 ......

看到这里有人会说,你这是凭想象在创设规定,在现实中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其实不然,上面列举的这些情形都源自于一个被遗忘规定——《关于对妨碍违纪案件查处的党组织和党员党纪处分的规定(试行)》。就算是长期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同志,有很多都不一定知道有这么一个规定,更不用说了解其中的内容。这个中央纪委1990年颁布的规定,因为其中的主要内容已被2003年的纪律处分条例所替代,故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关于决定废止一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文件的通知》(中纪发(2004)9号)中明确予以废止。

查阅2003年的纪律处分条例,应当是第二十四条关于干扰、妨碍组织审查行为的条款替代了“规定”,该条款除列举的具体情形外,同样设置了兜底条款。因为是新规定替代旧规定,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旧规定的内容不是被否定,而是被继承,只是很多条款因为立法技术的考虑,不再进行重复表述,转而归入兜底条款中。虽然2016年又颁布了新的纪律处分条例,但比较新旧条例也不难发现,新条例第五十七条与旧条例第二十四条所列举的情形具有高度一致性,很大程度上也是对旧条例的继承。从对抗组织审查相关规定的历史发展来看,虽然《关于对妨碍违纪案件查处的党组织和党员党纪处分的规定(试行)》已经被废止,但规定中所列举的具体情形在如今依然具有很强的参考性,特别是对广大党员而言,了解相关规定的历史发展,更有利于把握纪律红线、守住底线。因为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大背景下,党的纪律只有越来越严格,除了明文规定不再以违纪论的情况外,以前认为是违纪的,现在一般也认为是违纪。实践中,我们可能更多的是要考虑一下“妨碍”和“对抗”的程度差异问题。

 

附:相关条款

1.《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发〔2015〕31号)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一)串供或者伪造、销毁、转移、隐匿证据的;

(二)阻止他人揭发检举、提供证据材料的;

(三)包庇同案人员的;

(四)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的;

(五)有其他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

2.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发〔2003〕18号)第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规定从重或者加重处分:

(一)强迫、唆使他人违纪违法的;

(二)串供或者伪造、销毁、隐匿证据的;

(三)阻止他人揭发检举、提供证据材料的;

(四)包庇同案人员或者打击报复批评人、检举人、控告人、证人及其他人员的;

(五)有其他干扰、妨碍组织审查行为的;

(六)本条例分则中另有规定的。

3.《关于对妨碍违纪案件查处的党组织和党员党纪处分的规定(试行)》(略,互联网有全文)

(乐山市纪委案件审理法规室 汪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