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工作动态>宣传教育预防>正文

“小嘉说纪”之八:蹭热点,从某导演事件看生活纪律问题的调查处理

发布时间:2018/3/22 18:42:35  来源:乐山市纪委案件审理法规室

编者按:“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为帮助广大党员干部学纪明纪,“嘉廉话”网站、微信公众号推出了“小嘉说纪”这一栏目。希望通过对执纪审理过程中遇到的具有典型性、复杂性的真实案例分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对党纪党规进行解读探讨,敬请关注!(温馨提示:文中观点系作者个人见解,不作为执纪依据)。

 

小王说纪栏目图8.jpg 

 

本月初,一封名为《XX导演,我爱你》的公开求爱信传爆网络,阅读量火速突破了10万+,成为朋友圈的热点。女孩在近万字的求爱信里,以三毛转世的身份自诩,讲述了自己与某已婚导演相识相爱的过程。事件具体内容和最新进展,基于本平台的严肃性,不是本文的重点探讨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了解。通常娱乐圈的事情和纪律几乎不沾边,不过一朋友有一天突然问起我,说像这种事情你们纪委监察委管不管?打开话匣子之后,我洋洋洒洒说了大半天,整理了一下观点,供大家参考  

一、娱乐圈的男女事纪委监委管不管?

从对象的角度来讲,纪委、监察委管理的是党员和监察对象。党员违反生活纪律的问题肯定归纪委管。如果不是党员,那就要看他除了导演这个身份外,是不是国有制片厂的管理人员,以此确定是否属于监察委的监察对象。从范围的角度看,纪委、监察委管理的是党员违纪问题和监察对象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问题,如果某导演不是党员,即使是监察对象,因为事件本身跟职务不太沾边,非职务违法问题监察委能否调查,目前尚无定论。因此,我们接下来讨论的假设前提是该导演作为党员违反了生活纪律。

二、公开信能否作为定案处理依据?

党纪案件证据有严格的程序性、合法性及关联性等要求。首先,未经法定程序提取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互联网上的公开信必须经过程序性转化;其次,公开信本身是描述的是客观事实还是艺术创作,信内所涉及的人物及事情与大众的一般性理解是否一致等等,都需要在审查过程中予以明确,公开信只能作为案件线索使用;第三,只有一方的陈述不能定案,必须在审查过程中固定其他言词证据和旁证,如:双方对事实的描述、双方通讯记录、入住酒店的记录等;第四,非法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比如违反生活纪律的案件中经常会出现偷拍偷录的视听资料,因为合法性问题不能直接作为证据使用,但也可以作为案件线索,经程序转化为证据。

三、党员涉及此类问题会怎样处理?

对违纪党员的处理一般是党纪处分或者组织处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此类问题要给予党纪处分,首先必须是“不正当”的,所谓“不正当”,比较典型的是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或者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第二是要造成不良影响,实践中把握的最低限度是看是否有举报,一篇10万+阅读量的公开信,其影响已经不言而喻了。就情节而言,影响范围的大小一般不作为掌握量纪幅度的依据,主要考虑的应当是其行为本身的恶劣程度,故此事件虽然影响范围较广,但还是属于一般情节,应在警告或者严重警告的幅度内量纪。

组织处理的方式主要有批评教育、通报批评、调离、降职、责令辞职、免职等,在实践中如果有此类违纪问题的党员尚未造成不良影响,可以考虑通过上述方式来进行处理。

此外特别强调一点:嫖娼虽然也是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但违反的并不是生活纪律,而是违法,并且是最典型的“丧失党员条件,严重败坏党的形象”的违法行为,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四、不正当性关系是否仅限于异性?

2003年的纪律处分条例对“通奸”作出了规定,根据中纪委相关解释,“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这里将对象限定在了异性。但是2016年的纪律处分条例已经删去了“通奸”的提法,只规定了“不正当性关系”,处罚的关键点是性关系的不正当性,未强调必须是异性,个人理解此为立法技术上的进步。实际上,公安部关于对同性之间以钱财为媒介的性行为定性处理问题的批复,以及随后全国人大法工委的相关意见均显示,对性关系(性行为)的理解不仅限于异性之间。(乐山市纪委案件审理法规室 汪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