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洁文化>清风文苑>正文

千古绝唱“汪公路”

发布时间:2017-9-22 15:01:01  来源:马边县纪委

地处小凉山麓的马边彝族自治县,有着纷繁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今年春节之后,我在关注荞坝生态风景旅游区开发的过程中,偶然发现“汪公路”遗迹。通过查阅相关历史资料和走访一批古稀老人,深有感触:这“汪公路”遗迹不仅是一处可供开发的旅游景点,更是一曲官民“鱼水情”的千古绝唱。

 

4014261f95cad1c87112a76f7c3e6709c83d51a3.jpg

 

“汪公路”遗迹埋藏着一个动人的历史故事:

明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 年),朝廷在派兵平息“三雄之乱”后,决定“增设马湖府安边厅,城赖因乡,御名新乡镇”,并派正四品官员汪京(字佳山,湖北襄阳人)担任安边厅同知(相当于县令)。汪京在任期间,为更好地加强对马边的开发和管理,采取了“建厅城、兴教育、修城堡、筑险道”四大举措。其中的“筑险道”,就是修筑叙府(向家坝水电站库区淹没前的屏山县县城)至马湖府安边厅(今马边彝族自治县县城)的一条宽3 尺、长150 华里的石板大路,号称“叙马驿道”。

 

永赖同功2.jpg

 

“叙马驿道”从屏山出发,沿金沙江而上到达新市镇; 再从新市镇沿中都河而上到达野猫溪,经马边荞坝、石仗空、靛蓝坝,翻过烟遮山至马边县城。修路资金除国库调拨黄金100两、大米100石外,汪京还带头捐俸并组织募化,大大调动了本地富商和老百姓捐款修路的积极性,建设资金迅速落实。该路于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6月动工,当年9月即全面完成。

曾经的天然要塞,被汪京大刀阔斧,削山凿壁,点石成金。血雨腥风的古战场,从此化腐朽为神奇,成为了一条通往内地和联结大小凉山的通衢大道。

为了铭记汪京倡导和组织修建这条出境通道的巨大功绩,马边老百姓将“叙马驿道”尊称为“汪公路”,并自发于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在靛蓝坝境内的红砂石岩上雕刻“汪公路”三个大字,以示永久纪念这位为马边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首任县令。

汪京下乡发现这处雕刻后,为马边老百姓对他个人作用如此夸大深感不安,当即要求乡公所派人铲除,但此事却遭到当地老百姓的激烈反对。他们说:“这又不是你汪同知叫我们雕刻的。我们如果不认可你的功劳,你出再多的钱喊我们来雕刻我们还不得干! 再说,我们是自己出钱、自觉自愿,目的是让子孙后代永远都要记得那些为老百姓办了实事的好官。你凭啥子资格叫我们铲除?”民意不可违。身为同知的汪京对此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回到县城,汪京辗转反侧:我对修建“叙马驿道”只不过起了倡导和组织领导作用,作为同知,这本来就是份内之责,咋能把大家的功劳记到我一个人头上呢? 这不成了“贪天之功为己有”吗? 咋办呢? 冥思苦想,汪京终于思考出一个既不违背老百姓意愿,又能真实反映历史本来面貌的万全之策。他提起笔来,饱含深情地书写下了“永赖同功”四个大字,意思是说修建“叙马驿道”不是我汪京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永林军(当时马边驻军)与赖因寨(当时马边县城)的老百姓共同创造的历史奇功。并派人用糯米煮熟捣烂之后加上石灰水,书写在马边与屏山交界的火烧岩绝壁上,以示永久纪念。

至今,靛蓝坝岩壁留下的、老百姓自发颂扬县官功绩的“汪公路”岩石雕刻,以及火烧岩绝壁留下的、汪京谦逊称赞百姓辛劳的“永赖同功”岩石书法两处遗迹,历经400 多年风风雨雨依然清晰可见。这经久不衰的历史存照,可谓一曲官民“鱼水情”的千古绝唱。

“金碑银碑,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虽然,谦逊的汪京始终保持自知之明的高风亮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老百姓对他“大刀阔斧、敢做敢为,廉洁自律、爱民如子,虚怀若谷、谦虚谨慎”高尚品德和优良作风的赞誉。由此让我想到很多:从历史到现实,怎样做人,怎样为官? 始终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老百姓怎样拥戴他们心目中的好官,好官应当如何正确评价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汪公路”以及由此派生的“永赖同功”两处历史遗迹,对此已经做了个公正的回答。从政治角度讲,“汪公路”和“永赖同功”这两处历史遗迹,不仅是一个历史上“官民和谐”的典范和样板,而且还是一个现实的廉政教育示范基地。

历史已经远去,精神理当永存。

汪京,好人一个;

汪京,好官一个;

汪京,尽管斯人已去,但是,善良质朴的老面姓将永远铭记你这位为民办过实事的好官。

(马边彝族自治县纪委供稿 雪峰/文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