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廉洁文化>清风文苑>正文

刘光第与清音阁

发布时间:2017-5-15 22:13:49  来源:乐山市纪委宣传部

文/朱仲祥

 

清末“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字裴村,四川富顺县赵化镇人。生于清咸丰九年(1859年)。19岁应童子试,拔置案首。23岁中四川乡试举人,是年冬北上京城应会试,次年试礼间部,登进士,授刑部主事。9月,告假归省。光绪10年春主讲富顺县赵化镇书院。越明年,母亲王氏病逝,服丧守制,家居三年。还有一个使刘光第滞留家乡的原因,就是京城作官开销很大,他因为家境不裕,无力赴京任职。

刘光第赋闲在家期间,来到峨眉山游览,在峨眉山留下了不少诗赋和墨宝。最让后人称道的是他写于清音阁的楹联:“双飞两虹影,万古一牛心。”

清音阁位于牛心岭下黑白二水之间,最早建于唐代,叫牛心寺,后来又改名卧支寺,清康熙初年重建。庙里当家和尚根据晋人左思诗句“春秋多佳日,山水有清音”的意思取名为“清音阁”。清音阁下,有两道急流自两旁峡谷中奔流而出。一水来自传说中青蛇修炼的黑龙潭,故名黑水;一水来自白娘子隐修的白龙洞,故名白水。它经雷洞坪绕白水寺而来,两条江上分别架有二道石拱桥,像两道彩虹,又似凤凰展翅,勾通着左去广福寺右上万年寺的路径,因此这两座桥名为“双飞桥”,清音阁前的亭子也名为“双飞亭”。往下为牛心亭,原名琉璃水亭,又名洗心亭。

刘光第来到清音阁时,深为这里的山水清音所打动,久久盘桓不忍离去。寺里月山和尚陪着他,转遍了清音阁的山山水水,亭台楼阁。

一个夜晚,月山邀请刘光第入夜来到寺外听“清音”。他们站在寺外,任清风拂面。坐在双飞亭上,于皎皎山月中,居然可以看到山光水色,闻到花草芬芳,听到流泉清音,令光弟十分愉悦。望着山间的月亮,刘光第不禁想起了唐代李白的“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明代海瑞所撰之联“举头望明天,放眼看青山”,方孝孺的诗句“虎啸石头风万壑,鹤鸣苍松月千崖”。刘光第从古人诗句中找到了灵感,沐浴着如水的月光,看升起的新月,他悠然吟出了“新月峨眉扫碧天,峨眉山影斗婵娟”的诗句。

月山和尚告诉他:“双飞亭又叫‘接御亭’,传为当年僧人为迎接奉旨上山赠经书、诗文的康熙皇帝的侍卫大臣海青伍格亲王而建。亭下黑白二水绕石,水声如琴,山谷回响,音清色美,有‘双桥清音’美誉,为峨眉十景之一。‘杰然高阁出清音,仿佛仙人下抚琴。试向双桥一倾耳,无情两水漱牛心。’《峨眉山志》中的这首诗,就专写清音阁的美景。”

刘光第反复品味,微微颔首道:“‘试向双桥一倾耳,无情两水洗牛心。’这两句诗好。”

他特别喜欢双飞桥,喜欢亭下二水汇流激荡巨石的奇异景观。他见那巨石高约丈许,形如牛心,砥柱中流,银涛喷雪,水声如雷。亭下还有明人所题“万古清音”四字碑。也许正是此情此景,激起了他的共鸣和诗思。他正注目和沉思间,月山说:“先生不写点什么吗?”

刘光第点了点头,此刻他心中的诗情正在波涌,如滚烫的熔岩即将喷涌而出。月山忙飞身回寺,捧来文房四宝。

他再次环视了一遍清音美景,润了润笔,挥毫写到:

 

双飞两虹影,万古一牛心。

灵襟撰造化,怪石延往今。

涓涓乎细流,何人赏清音。

凡僧堕牛腹,精者口自喑。

铃铎学仙语,石阙悲客吟。

虚深以峤峤,不鼓昭氏琴。

 

这首《牛心诗》,将清音阁的自然景色和人文内涵融合在一起,深得后人的称赞。特别是“双飞两虹影,万古一牛心”一联,被誉为“千古绝唱”,人们将其镌刻成匾,悬挂在双飞亭的亭柱上。

刘光弟离开峨眉山后,就结束了吟风弄月的悠闲时光。但清音阁的清风明月,却深深烙进了他的灵魂,让他的灵魂能够保持山泉一般的纯净。

刘光第在刑部供职达十余年。此间,他在北京南西门外修复了一座废圃和几间旧舍作为寓所。那里风景诱人,屋外柳树下有一醴泉,泉水清澈如珠,蜂蝶翩翩而至,环境十分幽静。刘光第居此期间,除上班例行公事外,不交往权贵,不应酬筵席,常是闭门读书,埋头著作。在刑部任职十多年,京中知道他的人还很少。当时刑部受贿成风,刘光第却从不接受,而且办事十分谨慎,一丝不苟。一次,刑部司寇因受贿某案,要他“枉法之”,遭到拒绝。他因而得罪了上司,失去升官的机缘,而这也让刘光第看清了朝政的腐朽。

当时,由于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疯狂人侵,中国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刘光第有一颗赤子之心,爱国的激情时时在他胸中翻滚奔流。当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刘光第关注着战局的发展,但传来的却是一个个清军战败的消息。刘光第激动了,他要上书皇帝,贡献扭转战局、夺取胜利的方略。他明知自己位卑职低,上书言事于法不允,但“缕缕愚忱,不能自已。”他奋笔写出内容很丰富的《甲午条陈》,抨击时弊,力主改革。除了要求“严明赏罚”、“下诏罪己”、“隆重武备”之外,还尖锐地指出:“自古政出多门,鲜有成事,权当归陛,乃得专图。”即要光绪帝不让慈禧干政,自己掌握权力搞好国家。他为国家忧,为民族忧,和康有为等觉醒的知识分子一道,为寻求中华民族的出路而苦苦思索。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二月,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变法维新运动,经过两年多的酝酿逐渐走向高潮。康有为发起成立以救亡图存为宗旨的“保国会”,刘光第偕同友人杨锐等欣然前往参加。光绪帝在维新派的推动下,下诏“明定国是”,命康有为参赞新政,开始变法。七月,湖南巡抚陈宝箴以“器识宏远,廉正有为”向光绪帝保荐刘光第,为光绪帝所赏识。次日,光绪帝授予刘光第四品卿衔,军机章京行走,与谭嗣同、杨锐、林旭合称“军机四卿”,参与维新新政,总揽朝廷的纳谏大权。7月26日,湖南守旧党曾廉给康有为、梁启超罗织了很多罪状,谓之“叛逆”,上书请杀。三天后,刘光第在军机处被捕人狱。他坚信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神态自若。翌日,在京做官的四川人联名“具疏”,要求释放刘光第、杨锐等人。刑狱因狱词未具,欲审不能,见此着了慌。8月13日,未加审讯,慈禧就下“即行处斩”之命。在去刑场的路上,刘光第叹息说:“吾属死,正气尽!”文质彬彬的刘光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显得异常顽强坚定。刽子手强按他跪下,他崛立不从,“神气冲夷,谵定如平日”。

当刘光第的灵枢运回四川船过三峡时,沿江人民结队相送,各码头纷纷燃香设供,临江祭奠。沿岸纤夫,自动帮助拉船,有时多达两百余人。灵柩由泸州转沱江,到达他的家乡富顺赵化镇,家乡人民家家执香祭奠,人人带孝痛哭。从全省各地赶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公祭文中有这样的话:“汉唐遗秽,邦国其怀!沟壑能填,白刃已蹈。”意即:慈禧真像武则天那样乱国乱政,杀戮忠良,而为了正气,志士仁人甘愿洒热血抛头颅斗争下去。

封建专制制度,就这样回报了这个一丝不苟地践行其道德理想的志士仁人,但刘光弟的足迹,将永远留在峨眉山上。他短暂的一生中,描写峨眉山的诗却达四十余首。尤其是那副绝妙的楹联:“双飞两虹影,万古一牛心。”如高雅的山水清音,至今仍与清音阁黑白二水的浪花共同鸣响在峨眉山的山涧中。




下一篇:同意